重读《黔之驴》

今天计划做点无聊的事。突然想起柳宗元的《黔之驴》。原文如下:

黔無驢,有好事者,船載以入;至則無可用,放之山下。虎見之,龐然大物也,以為神。蔽林間窺之,稍出近之,憖憖然莫相知。他日,驢一鳴,虎大駭遠遁,以為且噬已也,甚恐!然往來視之,覺無異能者,益習其聲,又近出前后,終不敢搏。稍近益狎,蕩倚衝冒。驢不勝怒,蹄之。虎因喜曰:「技止此耳!」因跳踉大闞,斷其喉,盡其肉,乃去。

噫!形之龐也,類有德;聲之宏也,類有能。向不出其技,虎雖猛,疑畏卒不敢取,今若是焉,悲夫!

大意是说:黔地没有驴,一个无聊人运了头驴过去。黔地老虎没见过驴,开始很害怕,后发现驴不过“技止此耳”,跳上去,吃了驴。

故事创作于作者永贞革新失败之后。后人一致认为,作者是在讽刺朝中外强中干的权贵。

以我今天的眼光来看,故事却是这样的:一个很有想法的人,给一个没有驴子的地方运了头驴。驴新来,遭到当地传统势力的敌视,最终不敌,被吃了。这个很有想法的人,就是指作者自己,驴指永贞革新,老虎指当时朝中掌控实权的权贵和地方的藩镇。

我们今天谋求创新,就要做很多看似无聊的尝试,敢于承担失败的风险。想法的落地,则需要短时间适应现实情况,否则很快夭折。即使最终项目失败了,也未必意味着想法是错误的。现在黔地已经没有老虎,留下的是驴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